2018年01月08日

青春一貫的不屑一顧和冷嘲熱諷

誰為誰歡聲歌唱舞弄青春,誰向誰傾訴心扉暢聊夢想,誰對誰解囊相助不分黑夜白天,誰與誰促膝長談不論尊卑貴賤?我們可以與青春交朋友,我們可以原諒青春的不解風情,也許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和自作多情,口不擇言的心跳和天堂地獄的落差,終究淚雨,連同失落和不安,把青春濕透了全身發抖,也把青春傷透了抽心的痛。


我們太愛犯錯誤,而我們犯錯誤,大半是因為該用感情的時候太愛動腦經,而在該動腦經的時候又太愛動感情。一路上,有的人太早看透生命的奧妙,而有的人在冥冥之中覺悟的太晚。人生路上該來的終究會來,我們無處可逃;該走的注定要走,我們無法挽留。這是青春賦予我們的,也是我們給青春最好的答複。


本以為自己沉睡多年的心,終於可以打開的時候,原來所有的一切只不過是南柯一夢,世間早已物是人非,只有自己的固執苦苦支撐著曾經自以為固若金湯的信念。驀然回首,原來自己年輕的心真的輸不起,青春也經不起我們翻來覆去的傷害。


一路上,我們總是會跟青春鬧別扭,不然就不會有叛逆的青春,支離破碎的靈魂,倔強得連“對不起”也不願輕易地說出口,連“沒關系”也只是隨聲附和,也不是一切都可以無所謂,只有周身略帶挑逗煩人的氣息,有些過分,把所有的不安凝固在來去匆匆的腳步裏,頃刻間化為烏有。瞬間消融的熱情,原來一切都只是空穴來風,連同傷痕累累、面目全非的青春,我們也不願正眼多看一眼。




Posted by 狗尾草 at 13:09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