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7月19日

慌慌忙忙地跑到湖邊

我更驚奇那小小的苔鮮,樹長多高,它就能依附多高,總是躲著陽光生長,陽光照射了它,能清楚地看到它原來也是一棵樹,有杆有根也有冠,這根就紮在樹身上,吸著大樹的汁液強壯自己的生命。這個世界就是這么讓生命在期間活著,這種活法是否公正呢!想到人類,人類社會,寄生或說


為依附的現象,恰似這森林一般,只是人類有聰明的頭腦,能讓寄生更冠冕堂皇些。


森林裏常有霧在漫走,很輕飄,很彌漫。總是浮在林子的上空,遮雲蓋日。濃的霧不知從哪裏湧來,遠處的林子就沒有了形象,全埋在水氣中,水氣常凝聚在葉尖上,流出一顆顆晶亮的水珠。樹的杆、樹的葉全是潤潤的青綠。這是一種柔潤的氛圍,柔潤的生成決定著生命在這裏的活躍。


這就象人類的社會,總得有一些東西時常柔軟人們的心,這東西不像林中的霧,看不到也摸不著,但它卻能夠在人的心葉上灑下柔軟的露珠,有了這種氛圍,人們便平和、安定,生命即可長久。


森林中見到一面湖,水清而明淨,湖色是青綠的,象林中的葉。湖面似鏡,裏面裝滿了綠的葉,綠的樹和藍的天。唯獨不曾見水鳥從湖面上浮過,也不曾見湖面打縐,光亮的似鏡。一只小松鼠從樹上下來,慌慌忙忙地跑到湖邊,豎起身子靜聽,又埋下頭去,湖面就縐了,一圈一圈地起了漣漪。只是片刻,那鼠兒便轉身離去,回到森林裏。
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